1. 首页
  2. 媒体聚焦

在“五合一”的十四运会现代五项场地遇见“五合一”的大学教师

发布时间:2021-07-26 来源: 新华社 作者:郑昕

进入7月下旬,十四运会测试赛阶段进入尾声,正向着迎接正赛进发。23日傍晚,现代五项测试赛在陕西省体育训练中心结束,这也是十四运会计划全部53场测试赛中的倒数第二场。

对于今年43岁的西安美术学院体育教师吴宇翔,这场测试赛还有着另外一层意义。

“这是我参与过的第五个体育项目的裁判工作。”他说。

2.jpg

吴宇翔(右二)在测试赛开始前排练入场顺序

 在大学里练篮球的吴宇翔2003年毕业后进入西安美院体育部工作。与综合性大学相比,艺术类高校的体育师资相对紧缺,需要一专多能,再加上自身本就乐于提升自己的水平,身材颀长的他早早考到了“三大球”外加田径的裁判员证书。可此次在现代五项测试赛中担任激光跑分项的裁判员,吴宇翔还属于爱好者层次。

现代五项包括击剑、游泳、马术、射击与跑步五个项目,对运动员综合素质要求很高,在该运动起步较晚、基础较薄弱的中国西部,反倒是作为现代五项“精缩版”的激光跑率先带动产生了热度。

作为国际现代五项联盟打造的一项全民运动,激光跑最初由跑射联项发展而来。在比赛中,选手需要在奔跑途中至靶棚进行射击,命中五次或者到达50秒限时后方可继续800米赛跑,如此进行四组,用时最短者获胜。由于这项比赛运动量适中且采用激光枪射击方式,普罗大众的参与度更高。

这个项目引进国内后已经在多个省市风靡,作为现代五项后发省份的陕西,从2020年起已经举办过3场“我要上全运”激光跑比赛,参赛者逾千人次。特别是比赛主打“家庭牌”,设置了U8和U12组让全家齐上阵,在户外的奔跑与射击中锻炼身体、愉悦心灵。

3.jpg

吴宇翔与儿子在一场激光跑赛后合影。采访对象供图

吴宇翔带着今年9岁的儿子就参加过其中两场,另外一场则是因为要参加裁判培训班耽搁了。“说实在的,我以前对现代五项的认识也仅止于知道这个项目的构成。参加过激光跑之后,我发现这个比赛很适合亲子互动,儿子听说可以打枪,不用动员就吵着要报名了。”他说。

其实,这些年来他与孩子的“齐头并进”又何止激光跑,光是省内举行的多场亲子马拉松就经常出现父子俩的身影,他也用自己体育人的身份影响着孩子养成终身锻炼的习惯。而吴宇翔自己,也在多场本地马拉松中担任赛事管理的志愿者工作。

“我以前热衷于参赛刷最好成绩,但有了孩子之后心态也发生了变化,想着帮助更多人完成比赛、享受运动。”他说,“你只有自己有足够的比赛经验,才能够给别人带去专业的参赛指导。”

他在今年主动报名参加十四运会现代五项比赛的裁判工作,也正是基于这个考虑。“无论是什么岗位,在家门口参加全运会都是我一生一次的机会。现在激光跑的热度逐渐高起来,我希望通过在全运会测试赛以及未来正赛上的历练,为这项运动的推广尽一份力。”他说。

4.jpg

陕西省“我要上全运”激光跑榆林站比赛场景。陕西省体育局供图

尽管只是一个分项的裁判员,但吴宇翔仍旧乐在其中。在测试赛上,他与团队成员一起,冒着不时袭来的阵雨,捏着秒表认真记录着参赛者在射击过程中的耗时。“在复杂环境中准确计时,其实就是一名体育老师的基本素质,也是做好户外项目裁判工作的基本要求。”他在赛后说道。

本届全运会现代五项比赛场地位于繁华的西安市高新区,与陕西奥体中心体育馆以及十四运会赛事指挥中心比邻相望。场地总面积4.3万平方米,其中比赛区域1.65万平方米,马厩区约2万平方米,共设置观众座席1500个。

十四运会现代五项竞委会信息技术处处长李冠林告诉记者,这是全运会现代五项比赛历史上首次全部比赛在同一块场地内展开。其中,马术与跑步比赛均在天然草坪进行,激光枪射击位于场地一侧的靶棚,临时搭建的击剑剑道和短池泳道也承接着各自分项比赛。

“全运会现代五项场地的设计和建设秉持‘绿色、共享’理念,充分利用陕西体育训练中心园区内闲置土地,结合周边环境条件,构建出了‘五合一’的布局。”李冠林表示,这块场地综合充分考虑了赛事举办和赛后利用的平衡,把固定设施与临建设施的兼容作为重要特征,未来这里不仅能够承接现代五项比赛活动,也可以进行足球等运动的训练与培训。

5.jpg

十四运会现代五项比赛及其承接场地

“五合一”的场地遇上“五合一”的体育教师,吴宇翔坦言自己也没想到借助激光跑和现代五项这个运动结下了缘分。“如果以后能腾出更多时间,我希望能接触到更多新兴体育项目,或者能把自己的裁判水平再提高提高,争取某一项到国家级水平,吹罚更高级别的比赛。”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