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媒体聚焦

为一秒,拼四年——十四运会赛艇、皮划艇比赛地的“候鸟归巢”记

发布时间:2021-07-31 来源: 新华社 作者:郑昕

7月下旬,在陕西关中平原西部的王家崖水库,连日的酷暑被一场过云雨打断。正在这里集训的陕西省赛艇男队队员们却没有停止划桨,雨滴夹杂着汗珠,从面颊、臂膀扎进深不见底的水中,泛起阵阵涟漪。

“在这季节,咱队员宁愿淋点儿雨,也不愿意被太阳一直晒着啊。”主教练苏辉坐在摩托艇上,把墨镜搭在鸭舌帽上,缓缓地说。

2.jpg

苏辉2013年在千岛湖训练。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作为陕西省老牌竞赛队伍,成立于20世纪80年代的陕西省赛艇队培养出过路花丽、黄小平、杨翠萍等在奥运赛场上奋楫的名将。两届亚运会双人双桨金牌得主苏辉也在其中,2015年,他从国家赛艇队回到陕西,这位土生土长的“秦人”最近四年来的所有工作,几乎都是为了追上那1秒多的差距。

故事回到2017年的天津海河吉兆桥段,在扣人心弦的十三运会赛艇男子八人单桨有舵手比赛竞逐中,这一项目的“王者”广东队以5分29秒21的成绩摘得桂冠,而在冲刺阶段奋力加速超越山东队、直逼领头羊的三秦汉子则以5分31秒14获得亚军。

3.jpg

图为2017年8月30日拍摄的第十三届全运会赛艇项目男子八人单桨有舵手决赛。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倘若比赛再多200米,结果尚未可知。这是当时赛后不少人的看法。

“1秒多的差距,在比赛中就是两米的距离。”苏辉说,“但就算输0.1秒也是输,这就是竞技体育的魅力,也是竞技体育的残酷。”

这个遗憾,他记挂至今。在自己第一个完整的全运会执教周期,苏辉调整了队伍结构,形成老带新的氛围,并把国家队的经验传授给队员,采取更科学的训练理念与方法。在建于1988年的王家崖训练基地,运动员们手掌的老茧、背上深黑浅黑相间的晒痕,就是这四年乃至更久时间的奋斗写照。

“我们现在的成绩比上届全运会时有提升,但是其他队伍也都在进步,还不能说差距有没有追回来。”苏辉说。

一个冷知识:作为奥运会大项,赛艇项目不设世界纪录,只有世界最好成绩。因为这项主要在天然水域进行的运动受水体环境和气候风向等因素影响太大,成绩不具绝对可比性。

要适应各地不同的水体与气候,因此赛艇队需要经常外出训练。而陕西省地处西北内陆,水源相对缺乏,供专业队训练的大型静水场地更加有限,使得全队不得不过上“候鸟”一般的走训生活。

“一般情况下,每年冬季我们是在云南进行高原训练,春暖花开后到千岛湖集训,进入夏初温度上升,我们就转到东北训练,最后回到现在所处的王家崖,算是离家最近的地方了。”苏辉算过,从做教练员开始,他每年在家的时间不超过15天,并且只有2017年是在家过年的。其他时间,全队不是在外训练,就是在转场的路上。

4.jpg

陕西省赛艇男队正在训练。新华社记者 郑昕 摄

“人的舟车劳顿都不算什么,关键是每条艇也得跟着。”苏辉说,“还好我们大家朝着共同的目标进发,朝着一个方向共同使力,那就是在全运会上取得好成绩。”

得益于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在陕西举行,苏辉与队员们终于不用在外训练后还得在外比赛。位于中国“农科城”陕西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的十四运会赛艇、皮划艇(静水)项目比赛场地,也正是陕西省水上运动管理中心的所在地。

谈到承接过1999年第四届全国城市运动会比赛的这一“老牌”场地,1997年入选省队、首批进驻陕西省水运中心的苏辉感情颇深。“那时候场地就很大气,水面也很开阔,三四米深的水几乎清澈见底,一旁就是奔涌的渭河,训练和比赛条件十分不错。”他说。

自四城会之后,作为西部乃至国内少有的人工场地,陕西省水运中心场地承接过包括赛艇全锦赛、邀请赛和对抗赛在内的不少国内外顶级赛事。十四运会赛艇竞委会场地环境处处长范小鹏告诉记者,这座场地占地1552亩,其中水域面积约700亩,航道长约2250米、宽200米,设计水深为3米。

“为承接全运会比赛,水运中心从2019年年中开始动工整修,新建了终点计时塔和保障中心,翻修了看台和艇库,并重新规划布置了功能用房等设施。”他表示,经过7月初两个项目测试赛的举行,场地的水面条件和赛事保障都已经达到了全运会要求。

5.jpg

全运会比赛项目及场馆插画。西安体育学院邵强绘(已获得邵强教授许可使用该系列作品)

“候鸟”终于要“回巢”了。

按照训练计划,陕西省赛艇男队将在8月底9月初转至陕西省水运中心提前适应场地。大赛进入倒计时、备战处于冲刺阶段,苏辉一天里除了吃饭睡觉和带队训练、制定计划,逗一逗基地里的黄狗“旺财”,成了仅有的娱乐。

“从九运会上陕西拿到最后一枚全运会赛艇金牌开始,后面总差一口气(就能问鼎冠军)。”苏辉说,“在家门口比全运会,是一辈子就一次的机会。我们已经付出了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现在就得咬咬牙,把最好的状态投入到决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