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全民全运

全运故事:两座小轮车运动场地与同一份热爱

发布时间:2021-05-13 来源: 新华社 作者:郑昕

今年33岁的徐浩男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说他骑了辆“童车”。尽管这种自行车他从中学骑到了大学,又从大学骑到了参加工作、结婚生女。

1.jpg

徐浩男海报

“90厘米的高度、20寸的轮子,也难怪别人说咱玩的是童车。”坐在一旁的何雪峰来了句“神吐槽”。

徐浩男和何雪峰已经相识超过15年,把“老男孩”们的友谊绑在一起的,就是被不少人误以为是童车的BMX小轮车。

“小轮车和滑板、轮滑、跑酷等极限运动一样,起源于欧美国家的街头,是买不起越野摩托车的青少年通过改装单车创制出来的‘速度与激情’的运动。”徐浩男谈起小轮车如数家珍,“后来这项运动出现分化,追求速度的变成小轮车泥地竞速,追求技巧难度的变成了自由式小轮车。”

与“亲戚”滑板一样,自由式小轮车项目如今也已被纳入奥运会,将在今年的东京完成“首演”。可在徐浩男上中学那会儿,小轮车在国内还是不折不扣的“草根”运动。

2.jpg

上图为徐浩男(右二)、何雪峰(左二)以及小轮车车友在2010年的合影,下图为目前西安小轮车车友合影

“我们接触这项运动的起点都差不多,就是国外极限运动比赛的电视节目。”何雪峰说,那时正值青春期的他们对于“酷”的追求无以复加,再加上学习都还不错,有余力参与课外体育活动,因而尽管不在同一所学校,他们通过网络聊天室、论坛等初级的线上社交平台结识,相互交流骑行技巧、交换改装零件等等。

“那时我们接头的暗号就是‘西安哪条街正在修路’,到了放学后就集体骑车呼啸而至。越差的路况,越能看到我们的身影。”徐浩男告诉记者,2007年前后,西安还没有标准的极限运动场,他们都是在人行道或者公园、广场设置道具来玩车,偶尔还能碰到那时还很小的滑板名将高群翔在跟着父亲练滑板。

4.jpg

何雪峰(左)在近期的一场小轮车比赛上做裁判

那些放学后一起到改装店淘新零件的激动,迫不及待向小伙伴展示新学来技巧的兴奋,以及相约在周末“暴骑”100公里、从西安钟楼到终南山下打个来回的狂热,都随着年纪的增长渐渐隐匿在愈发内敛的心中。大学毕业后,徐浩男进入石油系统工作,还发挥其工艺美术专业的才华给极限运动俱乐部设计了不少海报图标,但骑车的时间越来越少。其他车友也是大同小异,曾经6个人的小团体,只有一半还在坚持。

幸好热爱未泯,而时间不过是个考验,种在心中的信念丝毫未减,只缺少一次重新燃起的机会。2018年年初,在自由式小轮车项目“入奥”的推动下,陕西省筹划成立专业队,并首次举办了选拔赛。完全没有专业队背景的徐浩男得知消息后毛遂自荐,通过了层层考验,成为陕西省自由式小轮车队的总教练,从“发烧友”变成“总教头”。

“当时就是凭着一股沉睡已久的热情(来竞聘总教练)。我相信,在这个项目上我是有发言权的。”徐浩男说,随着年少时的那股“劲儿”回来,他会尽全力培养出优秀小轮车运动员,推动这项运动的普及与发展。

作为第14届全国运动会小轮车项目的赛场和陕西小轮车运动未来的“门脸”,位于陕西省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的小轮车场地已在2020年11月建成并具备使用条件,将在6月全运会测试赛上正式亮相。场地占地55亩,包括泥地竞速和自由式两块比赛场地,以及项目配套用房和约1600个座位的主看台等。

十四运会小轮车项目竞委会场地保障处工作人员王江告诉记者,场地不仅在设计理念和建造工艺上达到了全国一流,还充分利用空间,在配套用房的屋顶专门设计修建了一条长约500米的环形塑胶跑道,在比赛时能为运动员提供热身场所,在平时则开放为周边群众和场馆人员休闲健身的平台。

5.jpg

全运会小轮车项目及赛场

高标准场地一座接一座建成。今年4月,西北地区首个BMX小轮车主题运动公园也在陕西省体育场挂牌,当天就举办了全省小轮车超级巡回赛。由于西咸新区小轮车场地还未正式投用,这个由徐浩男和车友参与设计的运动公园,就成了目前陕西小轮车运动的主阵地。除了承办比赛,场地日常还办起了小轮车以及儿童滑步车等相关运动的培训,徐浩男与何雪峰等人时而做裁判、时而做教练,每周末都能吸引上百名学员与爱好者进场。

这段时间,经常在全运会小轮车赛场和小轮车主题运动公园来回走动的徐浩男也会恍惚:这两块设计理念相仿、大小规模有差异的场地,不正是对成长的一种譬喻?

“小时候觉得很远的路、很高的山,长大长高后也就觉得还好。只有这小轮车一直没有变,安静地看着一个个场地不断成型,看着我们不断成长。”他说。